泠泠七弦,述尽心思—-厦门古琴培训御品弘

   |    2017年9月26日  |   古琴文化  |    评论已关闭  |    514

ad

古琴之音,既淳和淡雅,又清亮绵远,意趣高雅,乐而不淫,哀而不伤,怨而不怒,温柔敦厚,形式中正平和,无过无不及,「琴之为器也,德在其中」,琴道为古来文人士大夫一生之追求。

自古,中国历代文人皆讲求「达则兼济天下,穷则独善其身」。每当文人抑郁不得志之时,通常选择由儒入道,将关注点从纷攘的外界拉回到丰富的内心,逍遥隐逸,寄情山水,亲近广阔的大自然。抚琴作为修身养性的方式之一,令历代文人雅士为之沉醉,从而解脱释怀。这正如嵇康在《琴赋》当中所言,「物有盛衰,而此(古琴)无变;滋味有厌,而此不倦,可以导养神气,宣和情志,处穷独而不闷者,莫近于音声也。是故拊之而不足,则吟咏以肆志,吟咏之不足,则寄言以广意」。

厦门古琴培训

世上知音少,惺惺为我听。不似幽兰曲,悠然梦亦馨。所谓棋书画,四艺兼备,文人所好矣。文人好古琴,如痴人爱才女,求的是 “奇、古、透、润、静、圆、匀、清、芳”九德兼备。乃念宋徽宗之听琴一图,所以出古琴,坐松下,听者入神,奏者雅心。

“琴者,情也;琴者,禁也。”吹箫抚琴、吟诗作画、登高远游、对酒当歌成为文人士大夫生活的生动写照。春秋时期,孔子酷爱弹琴,无论在杏坛讲学,或是受困于陈蔡,操琴弦歌之声不绝;春秋时期的伯牙和子期“高山流水觅知音”的故事,成为广为流传的佳话美谈;魏晋时期的嵇康给予古琴“众器之中,琴德最优”的至高评价,终以在刑场上弹奏《广陵散》作为生命的绝唱;唐代文人刘禹锡则在他的名篇《陋室铭》中为我们勾勒出一幅“可以调素琴、阅金经。无丝竹之乱耳,无案牍之劳形”的淡泊境界。

厦门古琴培训

“和雅”、“清淡”是琴乐追求的审美情趣,“味外之旨、韵外之致、弦外之音”是琴乐深远意境的精髓所在。陶渊明“但识琴中趣,何劳弦上音”与白居易“入耳淡无味,惬心潜有情。自弄还自罢,亦不要人听”所讲述的正是这个道理。相反,人们也常用“对牛弹琴”、“焚琴煮鹤”来感叹另一些人对琴的无知。

天下闻琴者甚众,识琴者稀;羡琴者甚多,善琴者

 

ad

噢!评论已关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