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曲赠知音—厦门古琴培训御品弘

   |    2017年11月20日  |   古琴文化  |    评论已关闭  |    320

ad

古琴好听,但对大多数人来说,如何听古琴,理解曲意,以曲调神则需要时间的积累。古人创作琴曲就像我们今天写作文,有感而发,把对历史的演绎,对社会的思考,对自然的热爱投射到古琴上以音乐的形式表现出来。如描写文姬归汉的《胡笳十八拍》,文王治国的《文王操》,山水情趣的《流水》等等。

古琴音乐作为一种很高的艺术形式,可以陶冶性情,完善人格;也可以将人的内心世界,尽皆流露。

厦门古琴培训

古人有大量描写听古琴的诗词:李白《听蜀僧浚弹琴》,他听到的是为我一挥手,如听万壑松,表现了古琴散音的厚重洒脱;白居易《听弹古渌水》,他听到的是闻君古渌水,使我心和平,体现了古琴的散按呼应的中正平和;王昌龄《琴》,他听到的是意远风雪苦,时来江山春,表达了古琴的曲意深远;韩愈《听颖师弹琴》,他听到的是浮云柳絮无根蒂,天地阔远任飞扬,从文字中能感受到古琴泛音的清扬空灵。

琴是心灵的外在体现。操弹所出,皆内心之声。当然,粗俗之人、轻浮浅薄之人、对自己没有什么要求的人、对自己要求很低的人,大多是不会喜欢琴的。就弹琴之人而言,其琴音即是琴人内心的写照。

厦门古琴培训

不同身份的人,所喜琴曲不同。古之黄门士操琴,所喜者为大雅圣德之颂。隐士操琴,所喜者为流水高山之调。儒士操琴,所喜者为清和治世之操。修炼之士操琴,所喜者为飞升超脱之曲。贤德之士操琴,所喜者为淡薄清虚之吟。

伯牙、钟子期以“高山流水”而成知音的故事流传至今,琴台被视为友谊的象征,大量诗词文赋中有琴的身影。

ad

噢!评论已关闭。